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昆區故意殺人案刑事附帶民事代理詞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3-18 20:22:55   閱讀:15171

審判長、審判員:

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害人張某親屬J、張騾騾委托,指派我們作為其代理人,向貴院提出控告,同時協助公訴機關指控犯罪。通過今天庭審認真的舉證、質證及對被告人的發問,本案事實已然明朗,本代理人同意公訴機關對被告人H某故意殺人的指控。現在公訴機關公訴意見的基礎上,補充以下代理意見:

一、被告人犯故意殺人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通過公訴機關舉證,充分證明了被告人H某的犯罪事實。

二、被告人H某犯罪手段特別殘忍、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

1、本案是一起有預謀,有準備的極其嚴重的暴力犯罪。

根據受害人之母J的詢問筆錄及被告人H某通話記錄證實,被告人H某在2018726日中午1247分,給J打電話詢問其在哪里,并催問G的手機號,并辱罵J,聲稱要把J全家人都弄死。同時,在20177261516分,被告人H某給G通過微信語音,明確警告G,讓其路上走路的時候小心就行了,意欲殺害G本人。在被告人第一次訊問筆錄中其供述,其給發微信給G說你最好走在路上小心點。因其找不到G,但是知道被害人的住址,其想著既然找不到G,就準備過來弄死被害人。結合證人張文麗的證言,證實被告人在2018726日下午7點多,被告人H某到其五金店,欲購買一把刀。起初,店主張文麗給H某一把小的刀,但是被告人H某認為太小,隨后張文麗將一把木質刀把的大概20厘米的尖刀,賣給H某。上述事實已經證實被告人在案發前,預謀殺人,并且囂張警告被害人家屬,準備長尖刀,刻意在被害人居住附近等待被害人出現,準備將被害人殺死。

2、被告人殺人手段及其殘忍。

根據包頭市公安局昆都侖區分局物證鑒定室出具的《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鑒定意見,被害人k系生前被他人用銳器傷及頸部、胸、腹部、四肢多處,終因大失血死亡。經檢驗,受害人身體共有27處創口,其中受害人頸項部有7處創口,均系創緣齊,創角上鈍下銳,符合尖刀捅刺特征;胸腹部有7處刀傷,均系創緣齊,創角上鈍下銳,符合尖刀捅刺特征,其中有3處深大胸腔,1處深達腹腔;背臀部有3處刀傷,均系創緣齊,創角上鈍下銳,符合尖刀捅刺特征;四肢有4處刀傷,均系創緣齊,創角上鈍下銳,符合尖刀捅刺特征,其中1處屬貫穿傷。被害人被捅刺共計達21刀。其中左頸部的損傷致左側頸外靜脈破裂,胸部損傷致上腔靜脈破裂、左肺破裂、肝臟破裂。被告人手段之惡劣,方式之殘忍,令人發指。

3、本案是一起社會影響極其惡劣的惡性案件。

根據被告人在庭審中供述,其在實施侵害行為時周邊都有人。結合本案目擊者王建忠的陳述、證人李娜的陳述以及現場勘驗筆錄,證實被告人作案地點先是在被害人居住地北沙梁村,在捅刺被害人第一刀之后,被害人躲避逃跑,其橫穿白云路后跑到一家電料商店內,被告人H某持刀尾隨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行兇,在店內持刀連續捅刺被害人,并在作案后潛逃。其恐怖的行為造成周圍群眾驚愕、恐懼和逃散。其極大的人身危險性,也給人民群眾心理蒙上了陰影,也給社會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三、被告人H某主觀惡性極深,罪行極其嚴重,應當依法予以嚴懲。

縱觀全案,無論是犯罪前、犯罪中,還是犯罪后,其藐視法律實施暴力犯罪的故意堅決,甚至至今仍無任何悔罪表示,足見其主觀惡性之深。

1、作案前,其選擇的作案對象不固定,甚至是被害人全家。

根據被害人母親J證實,被告人在案發前給其打電話,詢問其在哪里,并聲稱要弄死其全家。結合被告人H某第一次供述稱“我就想著既然我找不到G,我就找個能找見的,正好我知道G的弟弟k的住址,所以我就要來弄死他”,其又供述“我一般住在薩拉齊,今天我就是專門過來想捅死k的”。同時,被告人手機桌面為G照片,并附文字“操你媽。老子非得鬧死你。賤貨,爛貨,討吃貨”

2、作案后,被告人并未對被害人采取施救措施,其仍然通過微信辱罵被害人家屬,并想繼續實施殺人行為,。

被告人在作案后,并未對被害人采取施救措施,而是在繼續通過微信辱罵被害人家屬,并意欲繼續殺害被害人其他家屬。根據被告人H某微信語音記錄證實,其在20187262054分、2112分、2128分,在實施殺人行為之后,仍連續通過微信辱罵被害人家屬G,并用囂張的語氣告訴G其殺害了被害人,讓G聯系被害人。同時根據被告人第一次供述,其在實施殺人行為之后,“我當時還想去把G弄死,但是實在是找不見他了,我也沒辦法了”。從被告主觀上來講,是基于讓被害人家屬產生痛苦而滿足其報復心理,意欲繼續加害被害人親屬G,并未基于悔罪之情對被害人采取施救措施,足見其主觀惡性之深。

3、被告人氣焰囂張,藐視法律。

被告人藐視法律,在其實施殺人行為之前,與被害人家屬G通過微信語音,連續辱罵G,威脅G生命安全,并聲稱“法律在我面前就是個球”之囂張言論。最終其公然在公共場合實施了殺人行為。

4、時至今日,被告人H某仍無悔罪表現。

被告人應當認識到任何人都無權非法剝奪他人生命,應當認識到其行為會造成被害人家屬的極度痛苦,應當認識到其行為造成了群眾的恐慌不安,破壞了安定祥和的生活環境;應當認識到其行為嚴重破壞了社會秩序和社會和諧;對此,被告人H某應當對被害人親屬表示懺悔。但是被告人H某直到今日庭審,面對被害人家屬,毫無悔罪之意,神情冷漠,竟然當庭翻供,無理狡辯為自己開脫罪行。

5、被害人家屬堅決要求對被告人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本案案發前,被告人聲稱要弄死被害人全家(見J詢問筆錄74頁)。本案中被告人之所以找不到其妻G,就是因為被告人案發前的種種行為,不敢與其見面。被告人的行為給被害人全家造成了極度恐懼心理。被害人之母J多次表示,因害怕被告人對其家人實施加害行為而不敢與其見面。本案案發后,被害人家屬要求嚴懲被告人,其一是被告人殺人手段極其殘忍,無故殺害被害人,其二是擔憂是被告人若未判處極刑,釋放后仍會對被害人家屬實施報復。

以上表明,被告人H某主觀惡性極深,犯罪后又無悔罪表現,屬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應當依法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四、被告人的歸案不能認定為自首。

在本案中,被告人在案發前、案發時、案發后的種種表現來看,其殺人犯意堅決,蓄謀已久,其犯罪手段特別殘忍,情節特別惡劣,后果和罪行極其嚴重,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犯罪氣焰極其囂張,公然藐視法律,眾目睽睽之下實施殺人行為。其明知無法逃避法律制裁,無奈選擇打電話報警,但是其歸案后的供述前后不一致,如在第一次供述時稱“我進了北沙梁走了幾百米路東一個店里購買了一把刀,然后我就把刀別再褲腰帶上走到了k家門口。我就從他家門口等著k••••••·····我叫了k一聲,k應了一聲,我就走過去捅了他右邊的肋骨下面一刀”。但是在檢察院作訊問筆錄時其辯稱,其在路上買了一把刀,準備防身用。結合被告人在歸案后的每次供述及庭審期間的供述,前后矛盾,并不一致。

在本案庭審期間,經公訴人、審判員、辯護人、委托代理人的訊問,被告人隨意捏造理由,稱其之所以購買道具是為了防身。在被訊問防誰時,其稱因被害人k之前罵過他,且在其離婚訴訟中“k帶了二十個黑社會來到法院”,他因此害怕。同時其供述,找被害人是為了商量事,并不是為了實施殺人行為。但又供述其與k沒有矛盾,且平時也不聯系。其供述完全推翻了其在公安機關第一次、第二次的供述,明顯是為自己開脫罪責。被告人在歸案后,并不是為了悔罪、認罪才選擇“自首”,其主要目的是為了惡意利用自首規避法律制裁。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之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但在本案中,被告人并未如實供述,故不能認定為自首,不能對其從輕處罰。

五、被告人在本案中系報復殺害G,應認定為犯罪預備,應當予予以追訴。

根據《刑法》第二十二條之規定,為了犯罪,準備工具、制造條件的,是犯罪預備。在本案中,根據被告人與G20187261516分的微信聊天記錄中顯示“你就不要扯了,爺星期五不等你了,你就路上走路的時候小心就行了”。在該時間,其已經準備殺害G。隨后在當天下午19點左右,被告人乘坐5路車到到昆區恰特,并在一個叫小韓電器五金店購買了一把尖刀(見張文麗詢問筆錄57頁),意欲殺害G。因被告人“實在找不到G,我只能找k報復”(見H某第二次訊問筆錄17頁),其在殺害k之后,仍繼續想殺害G。根據其供述“我當時還想去把G弄死,但是實在是站不見她了,我也沒辦法了”(見H某第一次訊問筆錄17頁)

上述事實及證據證實,被告人在主觀上為了實行殺害G的犯罪行為,在客觀上已經從土默特右旗乘車來到包頭市,并且已經購買了刀具,但由于未能找到G,無法實施殺害G的實行行為,足以認定,被告人處在犯罪預備狀態,應認定為故意殺人罪犯罪預備,予以追訴。同時,從上述事實也足以認定,被告人的社會危害性、人身危險性極大,不能對其從輕處罰。

六、本案不屬于婚姻、家庭矛盾引發的刑事案件。

本案中,被告人以本案由婚姻、家庭矛盾引發的刑事案件為由請求從寬處理的意見不能成立。

首先,被告人H某與G系夫妻關系,因感情不和產生離婚民事糾紛。而本案被害人對于離婚糾紛來說,沒有實質影響。所謂家庭矛盾糾紛一般只發生在有婚姻家庭關系的成員之間,被害人與被告人之間并未共同生活,不能因被害人與被告人存在親屬關系就認定為家庭矛盾。其次,對于因家庭矛盾引發的刑事案件,從寬處罰的條件是對于被害人一方有明顯過錯或對矛盾激化負有直接責任才可以酌情從寬處罰。但在本案中被害人中沒有任何過錯,更沒有插手被告人離婚糾紛當中。對于被害人來說,其受害是無辜的。因此被告人的辯解理由不能成立,無事實依據。

七、被害人無任何過錯。

本案的發生完全是因被告人蓄謀已久,采取極其殘忍的手段實施的殺人行為,被害人在本案中不存在任何過錯。在庭審中,被告人供述,“其平時與不害人不聯系,也沒啥矛盾”。被告人在2018726日見到被害人時雙方之間并無其他交流,直接持刀捅向被害人,并追趕被害人,連續捅刺被害人,致使被害人死亡。至于被告人在庭審中的無理狡辯,沒有絲毫證據予以佐證,其僅僅是為了開脫罪行,污蔑他人。因此,辯護人對本案中認為。被害人存在過錯的辯護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被告人H某蓄意殺人,其殺人犯意堅決,犯罪手段特別殘忍,情節特別惡劣,后果和罪行極其嚴重,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其歸案后毫無悔罪表現,當庭翻供,不能認定其自首,結合被害人家屬提出的嚴懲請求,應當對被告人依法嚴懲,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以上代理意見,請法庭參考采納。

 

                             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

 

代理人張萬軍

 

                                201832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体球网比分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ygls.icu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欢乐生肖规则 牛牛作弊器 后三组选包胆有没有漏洞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11选5预测计划软件 牛牛什么牌适合抢庄 pk10赛车规律图 双色球开奖时间前结束购买 广东时时投注站 11选五计划软件赢遍天下 欢乐斗地主二人版pk版 福彩3d怎样才能稳赚不赔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免费 双色球中奖密码速算法 免费下载欢乐斗地主 pk10冠亚和值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