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最高院司法觀點:刑事卷中的筆錄供述等證據能否作為民事訴訟證據使用?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4-24 22:44:35   閱讀:2483


審判長聯系會議形成了傾向性意見
刑事證據與民事證據標準不同。刑事證據的認定標準要比民事證據的蓋然性更高,真實性也更高。在刑事公正的前提下,因此除非有相反證據反證,當事人的供述可以作為民事案件的證據使用。尤其是在相關供述可以相互印證,相互吻合,形成了比較完整的證據鏈的情況下,更應當按照本《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三條所確立的“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即優勢證據標準予以認定。當然,其應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七條的規定進行質證后方能作為民事訴訟證據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終字第233號


在本院二審質證期間,訴爭雙方對前述刑事訴訟案件卷中相關證據本身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西部證券認為,上述刑事訴訟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和證據。本院認為,民事訴訟與刑事訴訟不盡相同,相較而言,民事訴訟的關注點主要在于當事人的過錯和民事責任,因其一般只涉及當事人的財產等民事權益,故在民事訴訟事實認定中并不采用過高的證明標準。本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三條關于“雙方當事人對同一事實舉出相反的證據,但都沒有足夠的依據否定對方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案件情況,判斷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是否明顯大于另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并對證明力較大的證據予以確認”之規定,已經確立了我國民事司法實踐中的“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亦即優勢證明標準。該條規定表明,在案件當事人對同一事實舉出的相反證據都無法否定對方證據的情況下,由法院對當事人證據的證明力進行衡量。如果一方提供的證據的證明力明顯大于另一方,則可以認為證明力較大的證據支持的事實具有_度蓋然性,法院應當依據這一事實作出裁判。如果雙方證據的ii明力大小不明顯或無法判斷,即雙方證據支持的事實均不能達到高度蓋然性程度,法院應當依據舉證責任的分配規則作出裁判,由負有舉證責任的一方當事人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在本案中,由于華雪玲、黃河等均系西部證券工作人員,因此其關于西部證券如何將款項存入農業銀行、如何與李大偉商談高息以及款項如何被騙并致損失過程的證言的可信性較高。同時,西部證券并未舉證證明公安機關在對華雪玲、黃河等人進行上述詢問時和制作詢問筆錄中采取了非法手段。特別是,在公安機關調查西部證券涉案款項如何存入農業銀行以及如何被詐騙所進行的詢問筆錄中,無論是華雪玲的證言,還是黃河的證詞,都不是孤證,而是與李大偉的供述相互印證,形成了一條比較完整的證據鏈,其證據力甚至超過了本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三條所要求達到的高度蓋然性程度,足以證明本院查明的上述事實,故本院對華雪玲、黃河、李大偉的上述證詞和供述內容予以釆信。

《民商事審判指導》2008年第1輯,第29頁

王闖《刑事卷中的筆錄供述等證據能否作為民事訴訟證據使用》


合議庭爭議及分歧


(二)民事證據的證明標準問題


對于該問題,合議庭在評議中也形成兩種意見:


多數觀點認為,根據證據規則的規定,刑事證據是要求嚴格證明標準,民事證據是蓋然性標準。本案中,犯罪分子的口供僅是在刑事偵查中獲得,法院對李大偉的最終定罪量刑并未采納該口供,未確認存款人與銀行是惡意的共謀關系。若要在本案中使用刑事案件中的證據,前提應當是在刑事判決中支持了該證據。但本案法院在處理李大偉的刑事案件中,并未使用這些證據,未得出西部證券與犯罪分子共謀坑害存款行的結論。因此,存款人的行為只能是民事意義上的未盡到謹慎義務。


少數觀點認為,民事訴訟與刑事訴訟不盡相同,前者關注罪與非罪,故認定中要求刑事證據之間、證據與事實之間,各事實要素之間亦應環環相扣,形成閉合的、無斷裂的證據鏈;而后者關注于當事人的過錯和民事責任,故認定中僅采取優勢證據標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三條已經明確確立了我國民事司法實踐中的“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即優勢證明標準。在本案中,由于華雪玲、黃河等均系西部證券工作人員,因此其關于西部證券如何與李大偉商談高息以及款項如何被騙并致損失過程的證言的可信性較高。同時,西部證券并未舉證證明公安機關在制作詢問筆錄中采取了非法手段。特別是,無論是華雪玲的證言,還是黃河的證詞,都不是孤證,而是與李大偉的供述相互印證,形成了一條比較完整的證據鏈,其證明力遠遠超過了高度蓋然性程度,足以證明本案事實,故應對華雪玲、黃河、李大偉的上述證詞和供述內容予以采信。


審判長聯席會議意見


民事證據的證明標準問題


審判長聯席會議對此形成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為傾向性意見,認為:本案中刑事卷中的筆錄供述等證據可以作為本案民事訴訟中的證據來使用。理由在于:第一,無論是刑事程序還是民事程序,都是國家司法程序,都是代表國家公權利,因此除非有相反證據證明,否則應當認可刑事程序中的證據。第二,刑事證據與民事證據標準不同。刑事證據的認定標準要比民事證據的蓋然性更高,真實性也更高。在刑事公正的前提下,當事人的供述可以作為民事案件的證據使用。第三,本案中西部證券工作人員與罪犯李大偉的供述之間,已經相互印證,相互吻合,形成了比較完整的證據鏈。第四,本案當事人是從刑事卷中里調出證據,并在民事訴訟中作為證據使用,起到證據補強的作用。此時應當按照本院民事證據規則司法解釋的規定來對待,采取優勢證據標準來認定。第五,本案雙方當事人均認可證據本身的真實性,對證據的真實性已經質證完畢,西部證券并未舉證證明公安機關在制作詢問筆錄時采用了非法手段。第六,刑事過程的證據一般要通過一定方式的轉換才能進入民事審理。本案中罪犯李大為已經執行死刑,如果不采用刑事卷中的證據,則會出現刑事口供與民事判決不一致的情況,將會在社會上引起異議。


第二種意見認為:刑事卷中的筆錄供述能否直接用作民事訴訟中的證據,需要進一步研究。理由在于:只有被刑事裁定或判決認定的證據,才能使用,否則不宜使用。


第三種意見認為:從刑事筆錄中得出的筆錄供述等證據,能在民事案件中用到什么程度,很難說。


審判長聯席會議傾向性結論


民事證據的證明標準問題:本案中刑事卷中的筆錄供述等證據可以作為本案民事訴訟中的證據來使用。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体球网比分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ygls.icu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重庆时时彩APP苹果版 腾龙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版 白小姐网站六肖中特 全天幸运飞艇开奖计划 明牌抢庄斗牛技巧最新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北京pk10盈利计划表 香港小霸王挂牌全篇 qq游戏欢乐二人雀神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福彩七乐彩开奖走势图 福彩一分快3计划软件 被重庆时时彩骗了 寻找手机棋牌黑客 旺彩预测 重庆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