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咨詢:強奸案審查的四個關鍵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5-9 22:51:31   閱讀:2731

作者:檢姐姐(“檢姑娘講故事”公號)


強奸案的審查關鍵之一:被害人的性別

 

雖然現實中男性被男性、女性強奸的案例均有發生過,且不在少數,但現有國內法律語境下,男性不能成為強奸罪的被害人。


但這不代表可以隨便強奸男性,因為2015年刑修九對刑法強制猥褻婦女罪,進行了修改,將婦女改為他人,亦即男性可以成為被猥褻的主體,所以強奸男性雖然不構成強奸罪,但可以構成猥褻犯罪。如果被強奸的男性是兒童,則構成猥褻兒童罪。如果被強奸的男性因為被害人的行為受了傷,還可能構成故意傷害罪。

 

雖然男性不能成為強奸罪犯的被害人,但不代表強奸犯罪的被害人只有女性。現實生活中還有身體里同時具有男性和女性雙套基因的雙性人以及曾經為男性后通過手術將自己改變為女性的變性人等。面對這樣的特殊性別人員,如何審查認定強奸犯罪呢?

 

人民法院報曾刊登過這樣一篇案例:


1996年劉某甲撿拾撫養了新生嬰兒劉某。劉某既有男性生殖器官,也有女性生殖器官,成長中長期以女性身份生活。成人后的劉某有明顯的女性第一性征,未進行戶籍登記。


2013年3月13日凌晨2時許,被告人魏某某、黃某某打電話約前幾天通過QQ聊天認識的 “女孩”劉某一起吃燒烤,劉某與其男朋友石某某共赴約。飯后石某某先離開,劉某走時,二被告人尾隨劉某至一公廁時,使用暴力、威脅手段,強行輪流與劉某發生了性關系。


案發后,劉某DNA的 AMEL基因座檢測為X/Y(即男性),在此情況下,兩名犯罪嫌疑人的強奸行為是否既遂成為本案的爭議焦點。


最后法院認定兩名被告人構成強奸罪的既遂,理由就是被害人雖然為雙性人,且基因表現為男性,但是其具有女性生理特征,具有女性生殖器官,以女性身份生活,社會性別為女性,應當被認定為刑法上的婦女。

 

 此外,在審查性別時,行為人的性別也是考慮因素,一般情況下,強奸罪的犯罪主體是男性,但是女性、雙性人,也可以構成強奸罪。

 

如前一陣子很火的“強奸自己是否構成犯罪”的帖子,里面提到女主指使他人去實施強奸,最后誤打誤撞強奸了自己,從犯罪構成上看,這名女子是教唆犯,教唆他人實施強奸犯罪,他人實施既遂,該女子也是強奸既遂,只是沒想到誤打誤撞強奸到自己頭上了,個人認為該情況屬于對象錯誤,不影響強奸犯罪構成,但在量刑上可以考慮特殊情況予以緩解。

 

強奸案的審查關鍵之二:雙方年齡


這里包括被害人的年齡也包括行為人的年齡

 

對被害人年齡的審查,主要看是不是不滿14周歲的幼女,如果是,那么需要注意對幼女的特殊?;?,如不論幼女是否自愿都算強奸,不用實際插入,只要生殖器進行接觸就算強奸既遂等。


此時的審查重點就會放在行為人對被害人年齡的認知上。被害人是否告知過年齡,是否知道就讀年級,從外表、身體發育、著裝打扮等情況上能否判斷等。

 

而對行為人年齡的審查,主要看是不是處于14-16周歲之間。


畢竟未滿14周歲,處于完全不負刑事責任年齡段,即使實施了強奸行為也無法追求其刑事責任。


16周歲之上,則屬于完全刑事責任年齡,需要對所有犯罪負責。


唯獨14-16周歲之間的年紀,雖然刑法規定,強奸屬于八種法定重罪,已滿14不滿16周歲的人實施也應負刑事責任,但2013年的兩高二部《關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又明確指出: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偶爾與幼女發生性關系,情節輕微、未造成嚴重后果的,不認為是犯罪。


這時候我們的審查的重點就會放在案發前雙方的關系,認識的時間長短、性行為發生的次數,是否造成其他危害后果等角度進行綜合考慮。


強奸案的審查關鍵之三:是否違背婦女意志


終于說到了強奸案件審查的重頭戲,是否違背婦女意志。

 

除了少量“拖野地”而公然實施強奸的案件,實務中,我們碰到的多數強奸案件卻是發生在熟人之間。熟人作案有一個特點,往往處于封閉空間之中,現場除了當事人之外,沒有目擊證人,沒有監控錄像,有時候客觀證據也很甚少,只雙方各執一詞的時候,的確容易陷入兩難。

 

檢姐姐曾碰到過這樣一個案子:


被害人是在洗腳店工作的小妹,她通過手機社交軟件認識了行為人A,兩人在APP上聊得火熱。有一天晚上10點多,行為人A邀約被害人至其家中,被害人同意后自行打車前往A的家中。到家中后行為人讓被害人去洗澡,被害人照做。后A進入房間,二人發生性行為。后行為人A離開,并叫朋友B進入房間,B欲與被害人發生性關系時,被害人逃出并報警。

 

對于B構成強奸(未遂)沒太大問題,這個案子審查的難點在于A是否構成強奸,換句話說,被害人與A發生性行為時候是否自愿。

 

到案后,被害人與A各執一詞。

 

A辯解稱:被害人在社交網站認識,又是在洗腳店工作,深夜到自己家中,還愿意洗澡,行為就是默認同意與其發生性行為。

 

被害人則稱:自己是抱著與A成為男女朋友的心態去見A,為的是與A加深彼此了解,深夜前往因為那是自己下班的時間,但從未想過第一次見面就發生性關系,自己洗過澡后見A進入房間,曾哭著祈求A讓自己離開,但A并未應允,且自己雖然在洗腳店工作,但從未從事過性服務,不能以此作為判斷其是否自愿的標準。

 

在這個案件審查過程中,有承辦人傾向于認同行為人的辯解,認為被害人的行為在常識上的確有很深的性暗示成分,且在與A發生關系后,被害人未立即離開,而是在B進入房間后才逃出,證明被害人只是不想和B發生性行為,并不排斥與A發生性行為。

 

但最終我們認定A構成強奸犯罪,不僅是有行為人B的證言證明其進入房間時被害人獨自在屋內哭泣,更重要的是,我們認為,被害人的職業、其在案發之前同意來A的家中,同意在A家中洗澡等行為均不能簡單等同于被害人同意與A發生性行為。


只要被害人在案發過程中提出明確且嚴肅的拒絕,但行為人聽到拒絕后仍舊一意孤行,應當認定其構成強奸。

 

此外,被害人自殺是否與強奸行為存在因果關系,基于各自犯意同一地點先后與被害人發生性關系是否構成輪奸等問題,也是我們日常辦理強奸中經常討論、重點審查的問題,基于篇幅暫不展開。


強奸案的審查關鍵之四:強奸行為是否完成


除了上面提到的對幼女實施強奸,不需要插入,只要生殖器進行接觸就算強奸既遂。其余情況還是要考慮在未成功插入的強奸犯罪中,未完成形態如何判定。

 

其中最難的是強奸未遂和強奸中止的區分。

 

都說酒后亂性,但是實務中遇到的案例告訴我們,如果真的醉酒了,很可能“無法亂性”。


曾遇到過一起案件,嫌疑人將爛醉的被害人帶到酒店房間中后,脫下了被害人的內褲,但因為酒精作用,導致無法完成最終動作。


在那起案件中,嫌疑人始終辯解自己是主動中止,辯稱因為看到被害人熟睡的樣子天真無辜而放棄了心中的邪念,但是最終我們認定其是犯罪未遂,因為他不僅將手指插入被害人體內,在脫被害人內褲時被害人進行過較為激烈的反抗,而提取到的物證——被害人被撕爛的內褲也足以證明這一搏斗的過程。故真實情況可能是行為人因為自身原因而無法既遂,其主動放棄犯罪的辯解并不可信。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体球网比分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ygls.icu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北京pk赛车开记录 天津时时什么时候 k10五码三期必中 澳门赌大小攻略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 必富娱乐是不是倒闭了 时时彩高手十年技巧 体彩11选5任三稳赚 时时彩不定位包胆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pk10走势图查询 双色球胆拖中奖计算表 mg线上娱乐 360江西时时走势图 pk10下载手机版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