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蕪湖中院:瘋狗致死兒童案二審判決書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5-9 22:57:21   閱讀:2599

安徽省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8)皖02民終223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李家文,男,1964年出生,漢族,個體經營戶,住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趙陽,安徽國倫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其慧,安徽省蕪湖市鳩江區湯溝鎮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上訴人(原審被告):皖南醫學院弋磯山醫院,住所地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赭山西路2號。

法定代表人:朱向明,院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丁京京,安徽緯綸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虹,安徽緯綸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蕪湖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蕪湖市銀湖北路華強旅游城B座三樓。

負責人:阮彤,經理。

上訴人(原審被告):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深南路3006號佳和華強大廈A座7樓。

法定代表人:李曙成,董事長。

以上兩上訴人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吳俊洋,上海金茂凱德(蕪湖)律師事務所律師。

以上兩上訴人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周家寶,上海金茂凱德(蕪湖)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牟文娟,女,1966年出生,漢族,個體經營戶,住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佘超,男,1989年出生,漢族,自由職業者,住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楊發冰,女,1988年出生,漢族,自由職業者,住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

以上兩被上訴人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曹鎮,上海佳通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李家文、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蕪湖分公司(以下簡稱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強物業公司)、皖南醫學院弋磯山醫院(以下簡稱弋磯山醫院)因與被上訴人牟文娟、佘超、楊發冰侵權責任糾紛一案,不服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1日作出的(2017)皖0202民初411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10月8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李家文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趙陽、李其慧,上訴人華強物業公司、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吳俊洋,上訴人弋磯山醫院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劉虹,被上訴人佘超、楊發冰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曹鎮均到庭參加了訴訟;被上訴人牟文娟經本院依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本院依法對其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李家文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李家文不承擔本案賠償責任;2、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事實與理由:一、視頻中地下車庫出現的小黑狗屬于流浪狗,李家文僅存在偶爾喂食行為,不代表李家文是狗的主人或管理人,一審判令李家文承擔責任無事實依據。二、無法確定視頻中地下車庫出現的小黑狗是攻擊了佘天昊的小黑狗。一審法院就視頻中出現的小黑狗、實際咬人的小黑狗、被打死的小黑狗,事后又出現的小黑狗之間存在什么樣的聯系,以及如何確定咬人的小黑狗與視頻中地下車庫的小狗是同一條狗沒有任何解釋和說明,據此得出的判決結果無法令人信服。三、一審中弋磯山醫院申請查明佘天昊所接種疫苗的詳細經過,接種疫苗的過程,疫苗是否合格,但一審法院就相關事實未予查明。蕪湖市鏡湖區、三山區等地,自2017年以來從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采購狂犬疫苗,2018年7月15日,該公司給鏡湖區、三山區等地疾控中心發出《關于有效期內狂犬疫苗召回的通知》。7月16日,蕪湖市衛計委立即通知鏡湖區、三山區、蕪湖縣采購替代疫苗,現有疫苗已全部停用封存。上述疫苗問題直接關系到本案的審理結果,一審法院應當查明。四、關于本案責任承擔問題。事發時除佘天昊以外,還有別的小孩和老人被咬,而其他小孩和老人并沒有因為被狗咬而死亡,因此狗咬人并不必然出現狂犬病,也不必然導致死亡,狗咬人與死亡顯然不存在因果關系。根據鑒定結論,醫院的過錯與小孩死亡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即使李家文是狗主人,也不應承擔賠償責任,一審判決醫院僅承擔45%責任明顯過低。物業公司推斷咬人小狗是李家文的,但相關監控視頻卻不能提供,物業公司與李家文之間存在利害關系,故應由其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

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對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二、由被上訴人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對一審判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承擔賠償責任及各責任主體的責任比例有異議。一、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作為物業管理單位,并無對住宅區養犬進行管理的法定義務,不應當承擔管理過錯責任?!噸謝嗣窆埠凸秩ㄔ鶉畏ā返諂呤頌豕娑ǖ那秩ㄔ鶉沃魈逵Φ筆嵌鎪茄嘶蛘吖芾砣?。咬人黑狗一直由李家文飼養,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對咬人黑狗沒有進行管理的義務。李家文違規養狗是導致慘劇發生的根本原因,應承擔除弋磯山醫院以外的全部責任?!段吆醒芾戇旆ā返謁奶豕娑ǖ難芾聿棵胖脅話ㄎ鏌倒?。李家文在地下車庫養犬并無危害性,地下車庫人員流動小,對居民造成的影響小,涉案黑狗也不是在地下車庫發生咬人事件。二、一審對責任主體的責任比例劃分錯誤。李家文作為動物飼養人是第一責任人,一審判決其承擔35%賠償責任,比例明顯偏低,其應承擔45%賠償責任。皖南醫學院的醫療過錯行為經過司法鑒定應承擔45%至55%的賠償責任,一審認定其承擔45%責任偏低,應為55%。

弋磯山醫院上訴請求:1、請求二審法院將本案發回重審。2、本案的上訴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事實與理由:一、本案不是共同侵權糾紛,且涉及兩個法律關系,不應并案處理。弋磯山醫院與李家文、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之間沒有共同侵權的故意,也沒有共同的過失,不構成共同侵權。本案涉及兩個法律關系,佘超、楊發冰與李家文之間是飼養動物致人損害責任,弋磯山醫院與佘超、楊發冰之間是醫療服務合同關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法律關系。二、即使法院認為本案可以并案處理,一審法院認定弋磯山醫院應當承擔45%賠償責任的依據不足。一審法院沒有查明弋磯山醫院是否履行了告知義務;一審法院沒有查明可能導致佘天昊死亡的原因,佘天昊曾就診于蕪湖市鏡湖區人民醫院,作為狂犬病治療的定點醫院,其處置是否規范,與佘天昊的死亡之間是否有因果關系沒有查明。三、一審法院認定弋磯山醫院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有誤。一審法院認定弋磯山醫院承擔賠償責任的范圍是自患者佘天昊被狗咬傷后產生的所有損失,但弋磯山醫院與患者被狗咬之間無因果關系,不需要對治療被狗咬傷所產生的費用承擔賠償責任,即使有過錯,也僅需要對因治療無效死亡產生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而不是對佘超、楊發冰的所有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佘超、楊發冰辯稱: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佘超、楊發冰提供的證據形成相關鎖鏈,足以認定李家文為狗主人。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37條規定,賓館商場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應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承擔侵權責任。故物業公司作為小區的管理者,對安全保障即防范工作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認為其不應當承擔責任的理由不應予以采信。三、本案應是侵權法律關系與合同法律關系競合,佘超、楊發冰作為當事人有權選擇以侵權法律關系進行訴訟。一審是在鑒定報告的基礎上認定弋磯山醫院承擔45%責任,已經充分考慮到被狗咬的因素。

李家文辯稱:咬人小狗并非家養狗而是流浪狗,小區物業對于居民負有安全保障義務,故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應承擔責任。一審判決佘超不承擔監護責任是適用法律錯誤,佘超、楊發冰作為監護人沒有盡到監護責任。關于弋磯山醫院應承擔的責任問題,李家文尊重司法鑒定意見,一審判決45%偏低,被狗咬打了狂犬疫苗是沒有死亡后果的,恰是弋磯山醫院沒有按照規程及時處理傷情,才導致佘天昊死亡,弋磯山醫院依據鑒定應承擔55%責任。

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辯稱:李家文認為物業公司明確掌握相關視頻卻不提供無事實依據。一審判決所依據的證據足以證明是李家文養的狗咬傷佘天昊?!笆忻裥納甭厶持興溆型遜⑽某圃諫姘感∏還芬?,但該網文距離事發已經一個半月,不能證明網友所述黑狗咬人與本案事實存在關聯性,且網友身份無法查證,故一審未采納該證據正確。對于佘天昊所接種疫苗是否屬于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是否適用疫苗賠償,請依法判決。一審判決物業公司承擔20%賠償責任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弋磯山醫院辯稱:一、對于李家文是否為狗主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應承擔的責任比例及是否應承擔責任的問題,請法院依法認定;二、針對李家文上訴提到應查明佘天昊是否使用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疫苗的問題,請法院依法查明;三、關于李家文認為應當由弋磯山醫院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的觀點。弋磯山醫院認為鑒定報告中已明確醫院的醫療行為與患者佘天昊死亡后果之間存在的參與度是45%到55%,且醫院主觀方面不存在過錯,亦不存在篡改病歷行為。四、關于弋磯山醫院的責任比例承擔問題,同弋磯山醫院上訴意見。

牟文娟未作答辯。

佘超、楊發冰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李家文、牟文娟、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弋磯山醫院連帶賠償佘超、楊發冰各項損失合計791384.62元;2、訴訟費由李家文、牟文娟、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弋磯山醫院承擔。

一審法院查明:佘超、楊發冰系佘天昊(2011年6月8日出生)的父母,佘超、楊發冰及佘天昊一家居住在蕪湖市鏡湖區美加印象小區B14棟樓。李家文、牟文娟居住在美加印象小區A4棟樓。美加印象小區的物業服務企業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2017年4月16日下午16時左右,佘天昊在美加印象小區B14棟樓旁的小廣場玩耍,一只黑狗將佘天昊右眼及面部咬傷。隨即,佘天昊被送往弋磯山醫院救治,17時48分辦理住院手續,行相關檢查后,21時50分至23時行手術“右眼瞼皮膚裂傷縫合+眼瞼成形術+左眼上瞼眉弓裂傷及鼻部裂傷縫合術”,術后單眼包扎,給予抗炎等治療。同年4月17日晨、20日,佘天昊至蕪湖市鏡湖區醫院,注射狂犬病免疫球蛋白及狂犬病疫苗,支出醫療費1559元,期間仍于弋磯山醫院住院治療,4月24日于該院出院,病情診斷為:右眼瞼廣泛裂傷、眉弓皮膚裂傷、鼻部裂傷、狗咬傷,住院期間產生醫療費6794.64元。同年5月6日,佘天昊于南京市兒童醫院門診診療,會診單記載:患兒具有明確病犬咬傷面頰部,雖行全面預防,但目前出現發熱、躁動,恐風怕水,檢測血象高,臨床診斷(狂犬?。┏閃?,預后極差,對癥處理。由此支出醫療費340.5元。同年5月6日,佘天昊于蕪湖市第三人民醫院、第二人民醫院診療,產生醫療費3450.35元,并于次日于蕪湖市第二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入院診斷病情為:狂犬病,呼吸衰竭,5月22日03:43出現心跳停止,予以搶救無效,于04:40宣布臨床死亡。住院期間產生醫療費56400.53元,其中個人支付24429.63元;另藥房購置藥品產生醫藥費2180元。死亡醫學證明記載佘天昊死亡原因為狂犬病。同年5月24日,佘天昊被火化。

一審另查明:1、2017年4月4日至4月15日(4月12日除外)期間,李家文于每晚19時至21時左右,攜帶塑料盒至美加印象小區A4棟樓地下車庫,喂食三只狗(分別為黑色、黃色、黃白色),待狗進食完畢,將狗引導至樓梯間(安全出口)內,方離開車庫。2、2017年4月16日下午17時左右,在美加印象小區4號崗進口,案外人尹若妍被一只黑狗咬傷;18時左右,在美加印象小區A3棟樓2單元電梯口處,案外人李淑華、董立新被一只黑狗咬傷。此后,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組織保安在小區內找尋該黑狗,并于當晚21時左右將該黑狗捕殺。3、2017年4月16日19:16,李家文曾撥打報警電話,稱美加印象小區A4棟有人在打狗,弋磯山派出所民警告知李家文有狗咬人,其詢問民警有無調查。

本案一審審理過程中,根據佘超、楊發冰及弋磯山醫院的申請,一審法院委托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弋磯山醫院在佘天昊的診療過程中是否存在過錯,過錯與佘天昊死亡之間的因果關系及參與度進行鑒定,該鑒定所于2017年10月13日終止鑒定程序。后一審法院委托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進行鑒定, 2018年6月1日該院出具鑒定意見書,分析說明:1、關于死亡原因:患兒佘天昊狗咬傷部位位于右眼及面部,顏面部受傷部位廣泛,傷口面積較大而深,上述損傷部位距中樞神經系統較近,且兒童易感性強,容易遭受狂犬病病毒感染引起狂犬病發作。結合其病情發展過程分析,佘天昊符合狗咬傷后致狂犬病發作,引起呼吸、循環功能衰竭而死亡……2、關于弋磯山醫院的醫療行為:弋磯山醫院對患兒佘天昊的醫療行為不符合《狂犬病暴露預防處置工作規范》,增加了患兒狂犬病毒感染及發病的風險,與患兒死亡之間存在一定因果關系,屬于死因構成中的共同作用因素……鑒定意見:弋磯山醫院對患者佘天昊的醫療行為存在一定過錯,與其死亡之間存在一定因果關系,建議醫方的醫療過錯行為在患者死因構成中的參與度(原因力)為45-55%。因該鑒定產生鑒定費13350元,佘超、楊發冰支出6450元、弋磯山醫院支出6900。

一審法院認為:一、公民的生命權受法律?;?,佘天昊因被狗咬傷后經治療無效死亡,佘超、楊發冰作為賠償權利人應獲得賠償。對具體損失,一審法院作如下認定:1、住院伙食補助費690元,佘超、楊發冰主張按照30元/天標準計算住院天數23日,一審法院予以支持;2、營養費690元,佘超、楊發冰主張按照30元/天標準計算住院天數23日,一審法院予以支持;3、護理費2806元,佘超、楊發冰主張按照安徽省“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在崗職工44353元/年工資標準計算住院天數23日,一審法院予以支持;4、死亡賠償金632800元,計算方式:31640元/年×20年;5、精神損害撫慰金70000元,佘天昊的死亡給家人造成巨大精神傷痛,一審法院酌定該數額;6、親屬辦理喪葬事宜的誤工費、交通費5000元,佘天昊死亡后,佘超、楊發冰及其他親屬辦理喪葬事宜由此產生誤工費、交通費應屬合理支出,酌定上述金額;7、喪葬費29551元,佘超、楊發冰主張按照59102元/年÷12個月×6個月計算,一審法院予以支持;8、醫療費38754.12元,有佘超、楊發冰提交的醫療費票據、病歷等予以佐證,一審法院予以支持。以上損失合計為780291.12元。二、本起糾紛的責任承擔主體及責任比例。1、根據視頻資料顯示,美加印象小區地下車庫內在2017年4月間存在三只狗(分別為黑色、黃色、黃白色),結伴活動。2017年4月4日至4月15日(4月12日除外)期間,李家文于固定的時間段,攜帶裝有食物的塑料盒至地下車庫,傾倒食盆內殘余,召喚并在固定位置喂食三只狗,在狗群進食期間,李家文在旁等待、觀察,待狗群進食完畢,引導狗群進入樓梯間內,方攜帶塑料盒離開車庫,每次時長達數十分鐘。故李家文并非偶然喂食三只狗,而是長期、固定的喂養,對三只狗實際管理。結合尹超、黃國忠詢問筆錄的陳述、以及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等證據,已形成證據鎖鏈,足以認定地下車庫中的三只狗系李家文所飼養,且其中的黑狗在同日咬傷包含佘天昊在內四人的事實。綜上,對李家文相關辯解意見,一審法院不予采信。蕪湖市市區為限制養犬區(簡稱限養區),限養區養犬實行注冊登記制度,限養區內的單位和個人不得飼養未經注冊登記的犬只。李家文未舉證證實其所飼養的三只狗經相關部門注冊登記,且李家文未對三只狗采取安全措施,導致黑狗咬傷佘天昊,應當承擔飼養動物損害賠償責任。另無證據表明牟文娟亦存在飼養行為,故對楊發冰、佘超要求牟文娟承擔賠償責任,一審法院不予采信。2、佘天昊被咬傷后,至弋磯山醫院就診,佘天昊與弋磯山醫院之間的醫患關系成立,出院后,佘天昊在外院被確診患狂犬病,弋磯山的診療行為經鑒定機構鑒定存在過錯,應當承擔醫療損害賠償責任。3、事發地點由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進行管理,地下車庫存在多只狗并非一朝一夕,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未及時確認狗的飼養人并對狗有效管控,放任業主在地下車庫飼養狗,致狗咬傷多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未能盡到相應的管理義務,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4、佘天昊在小區公共區域玩耍時被狗咬傷,無證據證明佘天昊對損害的發生具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故佘超、楊發冰作為監護人不應承擔監護不利責任。綜上,佘天昊的死亡后果系多原因導致,根據各原審被告的過錯程度,一審法院確定李家文承擔35%賠償責任,數額為273102元;弋磯山醫院承擔45%賠償責任,數額為351131元;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承擔20%賠償責任,數額為156058.12元,華強物業公司作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的設立機構,承擔共同給付責任。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七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第五十四條、第七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十八條第一款、第十九條、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李家文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佘超、楊發冰各項損失合計273102元;二、皖南醫學院弋磯山醫院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佘超、楊發冰各項損失合計351131元;三、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蕪湖分公司、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佘超、楊發冰各項損失合計156058.12元;四、駁回佘超、楊發冰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院二審期間,李家文提交了照片及視頻等證據,證明發生事故的美加印象小區廣場有2個監控探頭,一審時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能夠提供而不提供相關監控視頻,可以推定該視頻含有對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不利的內容。小孩被襲擊的情況不清楚,甚至不只有一條黑狗,無法確定本案事故中咬人小狗的唯一性,事故發生后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仍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弋磯山醫院申請法院調查佘超事發當天通話記錄,證明事發時弋磯山醫院已告知佘超應先給佘天昊注射狂犬疫苗,佘超曾致電市疾病控制中心。

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佘超、楊發冰對于李家文提供的證據均質證認為該證據與本案無關聯性,達不到其證明目的。弋磯山醫院質證意見是由二審法院依法核實。

本院依據弋磯山醫院的調查申請,至電信部門調取事發時佘超的通話記錄,但因所調數據超出電信部門保存期限,故證據滅失無法查證。本院為查明蕪湖市鏡湖區醫院是否為本案必要的訴訟參與人,依職權調取了佘天昊注射疫苗的相關信息,包括疫苗運輸記錄表一份、蕪湖市鏡湖區醫院2017年3月5日至2017年6月29日疫苗管理情況匯總表一組、狂犬病病例個案調查表一張,并與蕪湖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相關負責人進行了談話咨詢。上述證據經雙方質證,內容能互相印證,可以證明蕪湖市鏡湖區醫院為佘天昊注射的狂犬病疫苗生產廠家為廣州諾城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狂犬免疫球蛋白的生產廠家為同路生物制藥有限公司,疫苗質量合格,故對于弋磯山醫院申請追加鏡湖區醫院為本案被告的申請,本院予以駁回。對于李家文提供的證據本院認證意見為:1、李家文提供的照片、視頻拍攝于事發數月后,而涉案黑狗在短短1個小時內連續咬傷4人,符合狗狂犬病發作時的特征,如未被撲殺不可能在數月后才再次咬人;且證據中的黑狗并無咬人的情況,故本院認定上述證據中的小黑狗與本案中咬人的黑狗無關;2、監控視頻受存儲容量限制,一般無法保存太長時間,李家文2017年7月10日申請原審法院調取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4月4日至16日的錄像,該公司因超過視頻保存期限無法提供符合常理,且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已在第一時間向警方提供了相關監控視頻,故上述證據亦不能證明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故意隱瞞證據;綜上,本院認定李家文提供的上述證據達不到其證明目的。

經庭審及閱卷,本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對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與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為以下五點:一、李家文是否為咬傷佘天昊小黑狗的飼養人;二、蕪湖市鏡湖區醫院是否為本案必要的訴訟參與人;三、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華強物業公司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四、弋磯山醫院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及其承擔的賠償責任中是否應包含佘天昊治療被狗咬傷所產生的費用;五、各當事人的責任承擔。針對上述爭議焦點,本院認定如下:

一、關于李家文是否為咬傷佘天昊的小黑狗飼養人。第一,公安接警記錄反映,事發當天李家文向公安部門報警稱“有人在打狗”,對此李家文在一審庭審中予以認可。第二,受害女童家長尹超在公安詢問筆錄中陳述,“(事發當日)20時左右,在美加印象小區4號門崗,來了一個小區的業主……對我們大家說,‘有一只小黑狗是我家的,你們不要打’,物業保安隊那名60歲左右的男子說‘是派出所讓我們打的’。我就跟對方說,‘狗子咬人了’,對方就否認,‘我家有三條狗,今天沒有回來,不是我家狗咬人的’,然后就很不開心的報警,說‘有人打狗’?!鋇諶?,案外人黃國忠在公安的詢問筆錄中稱李家文養了一條黑狗,其曾見李家文牽著黑狗在寶文市場轉, 2016年7月該黑狗還曾在寶文市場咬傷過一個女孩,黃國忠對該事進行了處理等。第四,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提供的美加印象小區車庫監控視頻反映,李家文在案發前近半個月時間內,除一天外連續多次固定時間在地下車庫中喂養三條狗,其中一條為小黑狗。第五,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保安在撲殺該黑狗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小區未再發生咬人事件。第六,李家文雖辨稱被捕殺的黑狗并非其所飼養的黑狗,但其在事發后并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其原來在地下車庫飼養的黑狗的下落。綜合以上證據,足以認定李家文即是涉案黑狗的飼養者已經達到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

對于李家文上訴提出,即使咬人的小黑狗是其喂養的狗,其也只是臨時愛心喂養流浪狗,并不構成飼養,不應承擔飼養者的責任。對此,本院認為,所謂流浪狗是指因被遺棄、逃逸、丟失等原因而致無人飼養無人管理的無主動物,基于對共同生存于同一個地球之上生命的尊重,從道德的角度應當鼓勵和提倡對流浪動物的救助行為,但該救助行為應當以不能危及所在社區的公共利益為前提,如此方能達至人與動物和諧共處、社會環境安全有序狀態之形成。但反觀本案,如上已經列舉的證據顯示,李家文在保安捕殺黑狗時稱“一只小黑狗是我家的,你們不要打”,證人黃國忠亦證明李家文家養了一條黑狗,結合其長期定點、定時喂養的情況,不能得出李家文對黑狗的飼養屬于愛心喂養流浪狗;其次,即使本案中咬人黑狗屬于無主流浪狗,但其長期定時喂養行為亦足以導致流浪狗的定居化,由于流浪狗天然的不可控性及潛在的攻擊性,尤其是在感染狂犬病毒并發作的情況下,其表現的攻擊性更為強烈,故此種因長期喂養而定居化的流浪狗如果不得以有效防控,對所在社區的公共安全必然帶來危險,所以當這種潛在危險實際發生時,造成潛在危險的長期喂養行為和實際發生的危險之間形成侵權法上的因果關系,喂養人應當承擔相應責任。

綜上,一審法院認定李家文為咬人黑狗的飼養人并因此令其承擔相應賠償責任,本院予以確認。李家文相關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二、關于蕪湖市鏡湖區醫院是否為本案必要的訴訟參與人問題。通過二審調查,本院已明確佘天昊注射的疫苗并非長春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問題疫苗,且質量合格。故對于李家文及弋磯山醫院認為蕪湖市鏡湖區醫院應為本案被告的訴請,本院予以駁回。

三、關于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與華強物業公司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的問題。首先,根據《物業管理條例》第四十七條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協助做好物業管理區域內的安全防范工作……”?;課鏌滴吆止咀魑姘感∏奈鏌倒芾砣?,具有保障小區安全的義務。其次,物業公司對于小區的安全管理不能僅僅停留在告知、提示上,更應該落實到具體管理措施中去。具體到本案中,盡管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在一審中提供了《關于小區文明養狗的通知》、《關于園區文明養犬的溫馨提示》等文件,但從其提供的監控視頻可以看出,李家文長期將涉案黑狗放在小區地下車庫內放養,給小區造成了極大的安全隱患,而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對此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加以制止,其作為車庫管理人,放任李家文在其管理場所內養狗,客觀上為李家文養狗提供了場所,故其對于涉案黑狗應負有管理失職之過錯。綜上,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而華強物業公司作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的設立機構,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四、關于弋磯山醫院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及其承擔的賠償責任中是否應包含佘天昊治療被狗咬傷所產生的費用問題。1、關于弋磯山醫院的醫療行為是否存在過錯的問題。鑒定機構認定弋磯山醫院在處理佘天昊傷口時存在以下過錯:(1)未見相應沖洗記錄,不符合臨床規范;(2)患兒屬于三級暴露,在完成清創消毒后,應當先用抗狂犬病血清或者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作傷口周圍的浸潤注射,不少于2小時以后再行縫合包扎,而醫方在不具備注射狂犬病血清或者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的條件下,未予及時行轉院進一步治療,給予清創后即縫合傷口,不符合規范要求;(3)醫方告知欠充分;(4)醫方在病歷記載中存在不規范。針對上述鑒定意見,本院認為,首先,弋磯山醫院現有病例資料中僅記載了“徹底清創”,無沖洗及沖洗時間的記錄,犬傷沖洗不同于普通清創,需要有一定的水壓,且狂犬病暴露處置要求傷口沖洗時間不少于15分鐘,故鑒定機構認為弋磯山醫院的沖洗不符合規范正確。其次,本例患兒屬于三級暴露,依據《狂犬病暴露預防處置工作規范》第六條,應當立即處理傷口,并注射狂犬病被動免疫制劑,隨后接種狂犬病疫苗。具體到本案中,弋磯山醫院在患者尚未注射抗狂犬病血清或者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的情況下就進行了縫合不符合規定,鑒定機構認定其縫合不規范正確,本院予以確認。再次,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抗狂犬病血清與狂犬病疫苗是兩類不同的免疫制劑,免疫球蛋白和血清按規定應當立即注射,狂犬病疫苗則是越早越好(一般咬傷者應于當天注射第一針),而從現有病例資料記載來看,院方僅在手術知情同意書中手書了“告知行疫苗注射”字樣,并未明確告知患者應立即接種狂犬病人免疫球蛋或抗狂犬病血清。佘天昊自入院到手術,其間間隔約3小時,弋磯山醫院在不具備免疫接種條件的情況下,有足夠的時間告知患者去專門的狂犬病暴露處置門診進行全面的免疫接種,但其既未告知,亦未聯系相關專業機構會診處置,同時弋磯山醫院也無證據證明佘天昊的病情已嚴重到需要立即手術,來不及去他院接種免疫制劑的程度,故鑒定機構認定其告知不充分并無不妥。最后,經查弋磯山醫院同時出具了兩份出院記錄,其中1份未記載“同時給予狂犬抗毒血清注射及傷口處理”及“外院進一步狂犬疫苗注射及治療”,且無醫生手動簽名,另一份記載完整,故鑒定人認為弋磯山醫院病歷記載不規范正確。綜上,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出具的鑒定意見并無不妥,一審認定弋磯山醫院的診療行為存在過錯正確,本院予以確認。2、關于弋磯山醫院是否具有告知義務的問題。雖然弋磯山醫院并非狂犬病暴露處置定點醫院,但狂犬病處置方法屬于醫學常識,一審中弋磯山醫院亦提及《外科學》第八版載有狂犬病處置方法,故弋磯山醫院應當按照正確的方法對佘天昊進行犬咬傷口處理,并有義務在其不具備免疫接種資質的情況下,及時告知患者去相關單位進行免疫接種,故對弋磯山醫院的該點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3、關于佘天昊的死亡與弋磯山醫院的診療行為之間是否有因果關系的問題。人被瘋狗咬傷后有一定幾率感染狂犬病,狂犬病人發病后病死率幾近100%,做好暴露前免疫接種,暴露后預防接種聯合免疫球蛋白/血清被動免疫及傷口的徹底清理,是防止狂犬病病發的唯一有效手段。正確的傷口處理及免疫接種對于預防狂犬病發作具有重要作用。具體到本案中,鑒定意見已明確認定弋磯山醫院的診療行為不符合《狂犬病暴露預防處置工作規范》,增加了佘天昊狂犬病毒感染和發病的風險,與佘天昊的死亡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故對于弋磯山醫院的該點上訴意見,本院亦不予采納。4、弋磯山醫院的不當診療行為,導致佘天昊的犬傷治療并未達到應有的效果,且與佘天昊之后的狂犬病治療及死亡均存在因果關系,故其認為不應承擔佘天昊犬傷所產生醫藥費用的上訴意見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弋磯山醫院的診療行為有過錯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對于其該點上訴請求,本院予以駁回。

五、關于各當事人的責任承擔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規定,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具體到本案中,佘天昊的死亡系李家文違法飼養動物行為、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安全保障失職和弋磯山醫院醫療過錯行為共同導致,應根據各自過錯比例承擔責任。弋磯山醫院在佘天昊的治療中存在過錯,經鑒定參與度為45%-55%,考慮到孩子傷情等因素,一審酌定其承擔45%的責任并無不妥,本院予以確認。李家文系咬人小狗的飼養人,對佘天昊的死亡具有直接責任,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存在管理過失,亦應承擔相應責任,綜合考慮兩當事人的過錯大小,一審認定李家文承擔35%責任,華強物業蕪湖分公司承擔20%責任亦無不當,本院予以認定。關于李家文上訴稱佘天昊及其監護人亦應承擔責任的訴請,因其無證據證明佘天昊具有過錯,且瘋狗發病時具有較強的攻擊性,即使佘天昊的監護人在事發現場,也不能必然阻止損害結果發生,故對于李家文的該點上訴請求本院予以駁回。

綜上所述,各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5386元,由李家文負擔5397元;皖南醫學院弋磯山醫院負擔6567元;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蕪湖分公司,深圳華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負擔3422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鄧甲楷

審  判  員          錢  晨

審  判  員          徐海軍


二○一九年四月十六日


書  記  員          張  瓊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体球网比分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ygls.icu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表 北京pk10走势图 欢乐生肖开奖 全天时时计划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pk10技巧走势图技巧 福建时时11选五平台 上海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重庆时时彩龙虎预测计划 照这个方法买私彩准赢 手机投注福利彩票 365天天彩票app下载 可以提现的棋牌官方 贯通乐翻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