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刑事審判參考】第1224號指導案例郭光偉、李濤搶劫案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5-20 21:11:43   閱讀:2883

共同致一人死亡的案件中,如何認定罪責最嚴重的主犯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郭光偉,男,漢族,1982年4月28日出生。2011年3月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2013年7月6日刑滿釋放。因涉嫌犯搶劫罪于2014年9月12日被逮捕。

被告人李濤,男,漢族,1989年6月13日出生。2012年5月因犯敲詐勒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五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2014年2月28日刑滿釋放。因涉嫌犯搶劫罪于2014年9月12日被逮捕。

湖北省宜昌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郭光偉、李濤犯搶劫罪向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被告人郭光偉提出,沒有證據證實其實施了搶劫行為。

被告人李濤提出其不明知是去搶劫。李濤的辯護人提出,李濤系從犯,認罪態度好,請求從輕判處。

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人郭光偉、李濤因犯罪在同一勞改場所服刑時認識,刑滿釋放后,二人亦有聯系。2014年7月26日,李濤從湖北省荊門市來到宜昌市亭區與郭光偉見面。其間,郭光偉、李濤多次預謀實施搶劫,并購買了手套、繩子等作案工具。同年7月29日,郭光偉、李濤二人在宜昌市亭區政府附近,攔下被害人周曉林(女,歿年41歲)駕駛的鄂EZR950紅色“吉利美日”牌出租車(價值人民幣21 740元)。郭光偉謊稱去三峽機場,并按事前預謀,郭光偉上車后坐在后排,李濤則坐在副駕駛室。當周曉林駕駛車輛行至亭區逢橋路延伸段時,郭光偉聲稱喝醉酒要嘔吐,要周停車。周曉林停車后,郭光偉立即用繩子套住周曉林的頸部,因周極力反抗,致使繩子滑落。此時,李濤將車鑰匙拔出后,對周曉林進行毆打并將繩子拾起套住周的頸部后,又在周的頸部纏繞二圈遞給郭光偉。郭光偉接過繩子猛勒周曉林的頸部,李濤則捂住周曉林的嘴,郭光偉、李濤共同致周曉林死亡。隨后,郭光偉、李濤將周曉林的尸體移至后排座位,由郭光偉駕駛車輛返回其工作的工廠宿舍取換洗的衣服等物。李濤唯恐周曉林沒有死亡,要郭光偉帶濕毛巾用于捂周曉林的嘴。郭光偉從宿舍取走二人的衣服后返回車內時,遞給李濤一件用水淋濕的衣服,李濤即用濕衣服捂住周曉林的嘴,直至其確認周毫無動靜才松手。作案后,郭光偉駕駛該車與李濤沿318國道往荊州方向逃跑,行駛至宜昌市高新區白洋鎮雅畈村路段時,車輛因故障熄火。郭光偉、李濤將周曉林的尸體拋尸于路邊樹林中,郭將周的衣服脫光,連同從車上拆卸的坐墊等物,丟棄一水溝中,棄車逃跑。郭光偉、李濤逃跑到枝江市董市鎮姚家港三寧化工公司附近的長江邊時將周曉林的衣服、手機等物以及各自作案時穿的衣服換下后丟棄于長江,將周曉林的手機卡丟棄于江邊草叢中。

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郭光偉、李濤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搶劫他人財物,其行為均已構成搶劫罪。郭光偉、李濤共同預謀搶劫,并共同采取暴力手段致人死亡,其地位、作用相當,不分主從。二被告人的犯罪情節特別惡劣,后果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極大,且均系累犯,人身危險性極大,均應從重處罰。據此,依法以搶劫罪,分別判處被告人郭光偉、李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郭光偉、李濤分別提出上訴。郭光偉上訴提出,其沒有作案;其辯護人提請二審法院根據查明的事實和證據依法判決。李濤上訴提出,其是從犯,原判量刑過重;其辯護人提出相同的辯護意見。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上訴人郭光偉、李濤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搶劫他人財物,并致人死亡,其行為均構成搶劫罪。郭光偉、李濤事先共同策劃殺害女出租車司機后搶劫出租車,并進行具體分工。為殺人滅口,郭、李二人不顧被害人哀求,用繩索將被害人活活勒死,并用濕衣服捂其口、鼻,以防其未死亡,后將被害人拋尸野外。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郭光偉、李濤曾因犯罪被判處刑罰,在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又實施犯罪,均系累犯,人身危險性極大,依法應從重處罰。二審開庭時,郭光偉拒不認罪,李濤態度惡劣,均無悔罪表現。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認為,被告人郭光偉和李濤均系共同犯罪的主犯,且均系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第一審判決、第二審裁定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對郭光偉量刑適當。鑒于被告人李濤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略低于被告人郭光偉,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五條、第二百三十九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五十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1.核準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第一審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郭光偉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刑事裁定。

2.撤銷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和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中以搶劫罪判處被告人李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部分。

3.被告人李濤犯搶劫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4.對被告人李濤限制減刑。


二、主要問題

共同致一人死亡的案件中,如何認定罪責最嚴重的被告人?


三、裁判理由

共同犯罪案件中,如果各被告人之間存在主從犯的區別,認定各被告人的罪責、準確量刑是很容易的。但如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被告人都是主犯,且罪責相當,則如何進一步區分主犯之間的罪責以及如何量刑,就成為司法實踐中的一個難題。本案中,對于共同搶劫致人死亡的被告人郭光偉和李濤的地位作用、罪責大小如何區分,是否應同時判處兩人死刑,在案件審理中有以下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二被告人在搶劫致死的犯罪過程中,均是積極實施者,均系主犯,地位、作用相當,且二被告人均系累犯,人身危險性極大,應依法從重處罰,均應判處死刑。


第二種意見認為,雖然二被告人共同實施搶劫致死行為,二人均系主犯,但是從犯罪預謀、犯罪實行等環節可以看出,郭光偉在共同搶劫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略大于李濤,罪責相對更大。因此,應判處罪責最嚴重的郭光偉死刑立即執行,對李濤可判處死緩并限制減刑。


我們贊同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共同致死一人的案件,一般不應判處兩名以上被告人死刑


共同致一人死亡的案件,存在兩名或兩名以上的主犯的,在主犯之間進一步區分罪責大小,從而區別量刑,是刑法罪責刑相適應原則的體現,也是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需要。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發布的《關于審理搶劫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對于兩名以上被告人共同搶劫致死一名被害人的案件,要注意分清各被告人作用,準確確定各被告人罪責。一案中有兩名以上主犯的,要從犯罪提意、預謀、準備、行為實施、贓物處理等方面區分出罪責最大者和較大者。除犯罪手段特別殘忍、情節及后果特別嚴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外,一般不應同時判處兩名以上被告人死刑,應當在認真分清罪責的基礎上,詳細分析各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特別是對罪責大小要做出準確認定,一般只對作用最突出、罪責最為嚴重的主犯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罪責最嚴重的主犯如系未成年人而不適用死刑,或者因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從寬處罰情節而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不能不加區別地對其他主犯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本案系兩名被告人共同搶劫致死一名被害人的案件,也應分清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準確確定罪責,不能輕易以不能分清主次為由,簡單地一律判處死刑。


(二)司法實踐中如何認定罪責最為嚴重的共同致死被告人


1.認定罪責最嚴重的共同致死被告人可考量的因素


共同致死案件中如有多名主犯的,如何在主犯中區分出罪責最為嚴重者和較為嚴重者,是正確適用死刑的關鍵。如何認定地位作用最突出、罪責最嚴重的主犯,我們認為,應當全面考察犯意形成、犯罪實施、犯罪后各階段的行為及案外因素等,確定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具體地位、作用及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區分被告人罪責時,可結合全案的犯罪事實,綜合考慮下列因素:


(1)從犯罪動機的角度,一般來說,動機卑劣的被告人主觀惡性深,如具有奸夫淫婦謀害本夫、出于惡意競爭殺害競爭對手、預謀殺人或殺人決意明顯、性情殘暴動輒肆意殺人、搶劫殺害孤寡老人或少年兒童等動機、因素的被告人,罪責相對較大。


(2)從犯意產生的角度,一般來說,提起犯意的被告人罪責相對較大。通常,提起犯意的被告人往往會積極實施犯罪,且對共同犯罪行為有一定的控制力,故作用相對突出,罪責相對較大。但如果二人均有犯意,僅一人首先提出,另一人一拍即合并積極參與預謀,起意者在實行階段作用并不突出的,也可不認定起意者罪責最大。此外,實踐中常有各被告人供述不一、互相推諉的情形,這就需要結合各被告人前后供述、自身情況及與被害人的關系等因素,綜合認定,確實無法確定起意者的,也可認定為共同起意。


(3)從參與犯罪積極程度的角度,一般來說,主動參加、糾集他人參與犯罪、全程參與、積極實施、直接行兇的被告人罪責相對較大。如某一被告人組織、策劃、指揮整個犯罪過程,則應認定其罪責較大,而聽從他人指揮實施犯罪的,可認定為罪責相對較小。


(4)從犯罪準備的角度,一般來說,提出并積極準備犯罪工具、物色作案對象、策劃犯罪路線、實施踩點等行為的被告人罪責相對較大。


(5)從實施致死行為的角度,實施最核心和最重要致死行為的被告人罪責相對較大。即在能夠分清各被告人的行為對死亡結果所起的具體作用情況下,實施直接致死行為的被告人罪責較大。一人下手兇狠,連續捅刺多刀,另一人捅刺一二刀,明顯有節制,則捅刺刀數多的被告人罪責較大。一人擊打或者捅刺的是被害人的胸腹部等要害部位,另一人捅刺的是腿部、臀部等次要部位,則捅刺要害部位的被告人罪責較大。采取扼掐頸部方法殺人,一人動手掐,另一人按住被害人手腳,則直接扼掐的被告人罪責較大。二人以上先后用同樣兇器捅刺被害人的同樣部位,傷害程度相當的,則先實施行為的被告人罪責較大。


(6)從案后拋尸、毀滅罪證等的角度,一般來說,作案后提議破壞案發現場、毀滅尸體及作案工具等罪證,并積極實施的,其罪責相對較大。


(7)從贓款贓物處理的角度,一般來說,對贓款贓物的分配具有決定權或者分得較多贓款贓物的被告人罪責相對較大。


(8)從案外因素的角度,例如被告人的性別、年齡及成長經歷,是否有犯罪前科,是否更熟悉作案地點及周邊情況,被告人之間的相互關系等,這些因素可以從側面說明哪個被告人的犯意更堅決,犯罪經驗更豐富,犯罪過程中的主導性更強,也可用于區分各被告人的地位作用、罪責輕重。


(9)從犯罪后的表現看,作案后有自首、立功、認罪悔罪、積極賠償、主動施救、取得被害人諒解等情節的被告人,罪責要比沒有這些情節的被告人相對小。


在審判實踐中,判斷被告人罪責的大小需要從不同角度同時展開,而不能局限于某一角度。對被告人最終罪責的認定,應是綜合分析判斷的結果。而對于在犯罪過程中地位、作用明顯大于其他被告人,即使被告人犯罪后有自首或立功表現,但該情節依法不足以從輕處罰的,也可以對該被告人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另外,在共同犯罪人罪責確實難以區分時,如果其中某個被告人系累犯的,也可從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的角度予以區分。


如果通過以上各個方面的仔細區分,仍然難以區分罪責大小的,也不宜一律判處兩名以上被告人死刑。如果犯罪性質不是特別惡劣,情節、后果不是特別嚴重的,基于“嚴格控制、慎重適用”的死刑政策,也可以對各被告人均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2.在雇兇殺人、傷害案中如何認定罪責最嚴重的主犯


在雇兇殺人、傷害致一人死亡的案件中,一般不宜同時判處雇兇者與受雇者死刑立即執行,應根據雇兇犯罪的不同情況,準確認定罪責最嚴重的主犯。


一般而言,下列情形也可以認定雇兇者是罪責最嚴重的主犯:

  • (1)雇兇者不僅雇傭他人犯罪,而且與受雇者共同直接實施;

  • (2)雇兇者雖沒有直接實施犯罪,但參與了共同犯罪的策劃,實施了具體組織、指揮行為的;

  • (3)雇兇者雇傭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

  • (4)多名受雇者地位作用相當,責任相對分散或者責任難以分清,雇兇者應對全案負責,應認定雇兇者為罪行最嚴重的主犯。


一般而言,下列情形可以認定受雇者是罪責最嚴重的主犯:

  • (1)雇兇者只是籠統提出犯意,沒有實施組織、指揮行為,而系受雇者積極主動實施殺人、傷害行為的;

  • (2)受雇者明顯超出雇兇者授意范圍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犯罪,因行為過限造成更嚴重危害后果的。


(三)對本案二被告人罪責大小的具體分析


本案中,被告人郭光偉和李濤均積極實施搶劫致死的犯罪行為,均系主犯,但從犯罪預謀、準備工具、具體實施等階段綜合判斷,郭光偉的地位作用要略大于李濤,罪責最為嚴重。理由如下:


1.二被告人雖共同預謀搶劫,但郭光偉提議搶劫黑出租車并殺死被害人,李濤表示同意。在預謀階段,郭光偉的罪責略大于李濤。


2.在二被告人準備實施搶劫前,郭光偉提議購買作案工具繩子和手套,李濤隨之共同購買。郭光偉在準備作案工具的環節,罪責大于李濤。


3.在具體搶劫殺人過程中,郭光偉實施了持繩子勒死被害人的最主要行為,李濤實施了將繩子套入被害人脖子并捂住被害人口鼻的行為。相對而言,在致死被害人上郭廣偉的行為作用更為突出,罪責大于李濤。


4.從其他因素看,案發時郭光偉的年齡是32歲,李濤是25歲,郭光偉的社會閱歷和成長經歷較李濤豐富;郭光偉的戶籍地是宜昌市下轄的枝江市,案發地在宜昌市亭區,郭光偉在此工作,而李濤是荊門人,案發時從荊門來到亭,因此,郭光偉更熟悉亭的基本情況等。從常理推斷,這些因素也會導致郭光偉在犯罪過程中的主導性更強,罪責相對更大。


綜上,在本案只造成一人死亡的情況下,綜合共同犯罪的具體情節,可以認定郭光偉的罪責要大于李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準郭光偉死刑,改判李濤死緩,限制減刑是適當的。

撰稿: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  裴宇 張劍

編: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  陸建紅

來源:《刑事審判參考》第112集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体球网比分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ygls.icu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一笑一码90期 手机牛牛 天津时时开奖数据 三地五码组六最大遗漏 网赌黑客修改余额 快三二不同号投注技巧 四川时时变数字 重庆时彩时彩开奖结果 送本金一天稳赚500 足球比赛直播 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新会员送88彩金 幸运飞艇定位胆怎么玩 87cn彩票网圣手8投注y 手机购彩最新消息 36码网站多少